程序人生

引子公元1800年前,一代枭雄曹操此时已经病入膏肓。曾经征战四方,挟天子以令诸侯、筑铜雀以显四海之威名的曹操躺在病床上再也忍受不了头疼欲裂的痛苦。 此时的曹操只能无力的从病榻上伸出惨白的手颤抖和无力的在空中挥舞着,他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呼喊道“华陀呢。。。叫华陀。。。华陀在哪。。。叫华陀呀”,而持卫所能贡上的却只有华陀的人头 :”报丞相,华陀己被斩首“ :”啊。。。这,这。。。啊。。。“ 一代枭雄就此丧命! 《三国演义》第七十八回:治风疾神医身死,传遗命奸雄数终 操即差人星夜请华佗入内,令诊脉视疾。 佗曰:“大王头脑疼痛,因患风而起。病根在脑袋中,风涎不能出,枉服汤药,不可治疗。某有一法:先饮麻肺汤,然后用利斧砍开脑袋,取出风涎,方可除根。” 操大怒曰:“汝要杀孤耶!” 佗曰:“大王曾闻关公中毒箭,伤其右臂,某刮骨疗毒,关公略无惧色;今大王小可之疾,何多疑焉?” 操曰:“臂痛可刮,...

今天无意看到了阮一峰接受图灵教育的访谈,才知道这位70后前辈居然也是一位跨界从事IT行业的大牛。 我是70后,在上海出生和长大,大学糊里糊涂读了经济学。工作了几年,又去读了世界经济的研究生,毕业后,在上海一所本地高校当了老师,教财经类的课程。最近,去了支付宝的前端团队,在玉伯负责的”体验技术部”工作,目前主要从事JavaScript和Node.js的开发。我翻译了《软件随想录》和《黑客与画家》,出版了技术专著《ECMAScript 6入门》和博客文集《如何变得有思想》。 ——阮一峰 从大学开始,一直到现在从事IT行业4年,看过他不少文章,也包括他所翻译的《软件随想录》。现知道原来他并非计算机专业出道,不禁让我联想到最近正在使用的Flarum论坛(Spring Cloud中文社区使用该论坛构建)的创始人:Toby Zerner,一位澳大利亚的医学院本科生,这样在专业上毫无关联的奇葩...

社交,在互联网产生伊始就是块大腿肉,人人想摸,人人想啃。自企鹅大帝一统天朝社交网络开始,看似平静的社交网络也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战役无数,但均未动摇企鹅大帝的统治。随着这两天被支付宝一次次好友请求的轰炸,似乎又开始嗅到了战争的硝烟! 阿里巴巴对社交的染指也并非首次。2013年9月,阿里巴巴发布“来往”,马云说:“宁愿死在来往的路上,也不愿活在微信的朋友圈里”,表明了其渴望布局社交网络的决心。然而,“来往”打着“朋友就是要来往”的旗帜,从内部员工着手推广与发展用户,定下KPI激励员工。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内部得到很多反感,在外部对此举更是议论纷纷。致使“来往”的核心灵魂似乎变成了员工的红包,而不是一种朋友间的情愫。原本就同质化的社交软件在失去了灵魂之后,又依靠如何捕获用户的心呢? “来往”虽然在与微信的大战中败了,但是阿里并没有停止对入侵社交领域的尝试。2014年,不记得具体什么时候了,...

“我有一个特别好的互联网创业想法, 就缺少一个程序猿帮我实现了”。 这句话去年很火,相信不少搞技术的朋友也都现实经历过,知乎上也有关于这个话题的帖子。拿出来说还是因为最近又碰到这样的类似问题。当一个非技术创业者有一个不错的想法的时候,且不论想法到底是不是好,假设它是极好的,那么下来他真的只是缺少一个程序猿吗? 情况一:当你碰到了一个程序猿,你开启了画饼模式,“我想做的产品,XX牛叉……市场XX亿……A轮、B轮、C轮、上市……迎娶白富美……人生赢家,还等什么就差你的代码了!”。然而程序猿的内心可能是这样的:“哥,我是程序猿不是产品汪,你说的是啥?需求文档呢?原型呢?你到底是要做啥啊?能不能先给我迎娶白富美啊?” 原因分析:很多程序猿并不具备分析业务并转换成互联网产品的能力,尤其在大型机构或是外包团队中,由于细致分工之后,他们只是按照设计去实现具体代码的人,就像水电工按照设计师的水电...

年底了,相信很多企业都开始或已经完成了年终的考核工作,考核的方式多种多样,了解了一下身边的朋友,大体的节奏基本都是这样的:述职、组内投票(可能没有)、部门投票。 考核的结果总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我们也总能听到各种各样的抱怨。这样的抱怨主要由于认可自己的员工没有得到大家的肯定,其根源无非是考核方式的公平性问题,投票的结果是不是能正确的反应员工的价值? 为什么很多干死干活的员工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可?我认为主要有两点: 熟人关系主导了投票结果。对于技术工作者来说,很大一部分人并不善于人际交往,这样熟人越多的人就越有优势。 不同工作之间的不了解加剧熟人关系对投票的影响。由于技术部门中不同小组的细分领域往往不能理解对方的工作,自然在投票的依据上就不会以工作内容为考量。 那这样的投票结果就是依靠熟人和博弈,并不能反映一个技术工作者真正的成绩。那么要怎么做才公平呢?在这里设想一种方案一起探讨,不喜...

“有些事情不是看到希望才去坚持,而是坚持了才会看到希望”。一直很喜欢这句话,它也成了我每次失败之后安慰自己的最大法宝,这也使得我在技术学习的道路上越陷越深…… 在过去的2015年,充实、忙碌、收获满满。 年初的时候,在同学的邀请下,接触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团队,受团队成员对工作热情的感染以及能在技术团队管理和架构上可以完全掌控的诱惑下加入了,也因为这个决定几乎透支了上半年的所有夜晚和周末。从技术选型到系统架构,利用敏捷管理和版本控制推进开发过程,部署自动化测试、构建、交付系统减少人力成本,最后到上云方案和运维,几乎将过去所有积累的各类经验筛选后一一付诸实践,并获得了不错的效果,在团队发展越来越好的同时,对技术团队的任务要求也就越来越大,时间上的矛盾也愈发激烈,但是在谈及对技术团队的维持和价值理解上存在太大的落差(可参考最近知乎上创始人与技术合伙人的撕逼大战),带着对技术劳动的敬畏和对...